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当前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互补阴阳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68
小琪睁开眼,看到翠儿涂满精液的俏脸正对着她不停喘息。
这个玉肉院的门房丫鬟双目无神,唯独瞳仁中带着一丝极度的亢奋,娇喘的 樱唇中流出大量精液和涎水的混合物,浓浊液体汇聚在她尖尖的下巴处,一滴滴 落在地上,将泥房土地变得更加泥泞腥臭。
她此刻正被一个壮汉双手反剪,上身下俯,赤裸胴体犹如先前小琪一般,在 两根铁钉固定脚掌的情况下,被拗成了母狗状。
那精赤壮汉在她身后拼命抽插,坚硬的胯部和翠儿极富弹性的臀部不断相击, 撞出了一连串「啪啪啪啪啪」的声响,尤其是里面混杂着液体的噗噗声,显然翠 儿已经被干地肉体极度高潮,下体完全失禁了。
「看来是刚被人肏完她的嘴啊……」小琪凝视着眼前着俏丫鬟完全失去理智, 只余性欲的美脸暗暗想到。
这对于小琪来说完全是下意识地推断,在这三年里,她日夜不停地被人从嘴 干到阴部,然后是屁眼,最后又回到嘴巴,形成一个循环,完全没有次序颠倒过。
而且翠儿的鼻子还在流血,脸颊肿胀,显见是被人肏了她深喉后,还被狠狠 将脸揍了一顿。
这正是魅惑结界奸后暴揍的顺序。
翠儿在三天前走到门口,就被她迷失了心神,利用三年来凝结的唯一一丝真 元,将铁钉瞬移到了丫鬟的脚掌后,这个俏丫头便在此三天里替代了小琪,不停 被人轮奸她玉体的三个肉洞,然后还在不断被人暴打。
只是凡人的翠儿,虽有铁钉中的精油修补肉身,却不能像小琪般即刻显效, 所以不但脸庞肿胀未消,还从她的下体处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咸鱼臭味。
显然凡人体质并不能完全消化精油的神奇效力,导致她的阴道在不断轮奸中 发炎腐烂,再加上大股大股的精液不断射入,如此便混合成了一股熟悉的婊子味 道。
「如果不是我修炼了蜜洞转生大法,此刻的我,比之翠儿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琪不由一阵后怕。
三年前,便是蜜洞转生大法给了她绝望中一线生机。
无论是被泄尽阴精,还是被废除功力,在小琪的肉体经脉中,始终有一丝极 其隐秘的真元在残存流动。
这股真元就连吸精玉女都完全没有察觉,也让小琪在三年的轮奸地狱中保留 最后的清明。
三年来,她始终维持这股真元的流转,即便是吸精玉女留在她体内的印记, 也无法感知这种情况,直到数天前,她感到这股真元已经强大到可以瞬移物体并 有限控制凡人后,方才计划了一个极为冒险的逃脱方案。
让这俏丫头翠儿顶替自己被人轮,只是第一步。
「翠儿,不要怪我,反正你就是一个小骚货,这样可能对你更好。」小琪在 心中默默念道。
即便是蛮荒的秦朝,一个淫妇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像翠儿这种十二岁就被嫖客开苞,之后每天没有七八个男人都不会满足的小 贱货,到了十六岁,也就是嫁给贩夫走卒,而且还是小妾的命。
如果翠儿婚后还偷人,万一被抓,虽不至于如后世般沉猪笼,也是被卖到妓 院,当一个吸引顾客让人尝鲜的烂婊,最多活到二十岁,虽然因为无法怀孕不会 难产而死,也会一身性病而亡。
所以眼下,若是让她在这里当自己替身,只要不被发现,起码能天天过着下 体充实的性福日子。
就算小琪逃脱成功,翠儿被救出来,也会因为精油的遗泽,让她今后当婊子 的时候不会得性病……
得到心理安慰的小琪,默默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她低头前后环顾了下 自身,原本细腻圆润的胴体,全是斑斑点点肮脏的精液,瞳仁里不由散发出恶毒 的光芒。
一缕淡淡白雾,从翠儿涂满精液的脸蛋和胴体上升起,渐渐没入小琪两腿阴 户之中。
身体再度清洁无比的翠儿,欢快地娇吟一声,继续前后耸动香臀,迎合着身 后男子结实的冲刺……
……
媚长老和小美两人款款而行,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反正在这濮阳城的玉肉院里,衣物本就是奢侈货,常有三教九流之辈欲火上 身,撕烂一身麻布衣物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她们这批吸精女,都是光着全身来回走动的,一来接客方便,二来也便 于清洗,三来也确实省钱省事。
甚至一边洗身子,一边还帮嫖客吹箫都是常有的事情。
除了接待些当地土豪贵族,需要穿点衣物点缀之外,就算如此,那些衣物也 是极为暴露,和不穿没什么两样。
尤其是媚长老和小美两女,本就淫骚之极,恨不能天天被肉棒插个死去活来, 当然是能不穿就不穿了。
「看这院子里,护院又换了。」小美一边走,一边还和媚长老笑着说道。
「还不是你们这帮小贱婢,来一个就把别人吸地快要死了,这男人当护院, 能坚持两天都了不起了……」媚长老故作清纯地掩嘴窃笑,胸前玉兔肉蒂却明显 勃起,显然光是说两句,已经让这熟妇下体泛滥了。
「你个老骚货,不也是没生意的时候就找那帮护院解恨?」小美熟极而流地 一手环抱住媚长老纤细腰身,一手已经在她下身插了两根手指进去了。
「呵呵。」媚长老害羞带骚地娇扭了两下肉体,就认命地分开两腿不动了, 嘴上还说道:「搞得这里都是女护院,还好,有你这样的可人儿帮我解馋……嗷!!!!」
媚长老忽然一声尖叫,双颊潮红地向下望去。
原来此刻小美已经蹲下身子,抬头一脸恶作剧地看着媚长老的反应,一手两 指将媚长老下身抠挖地阴门大开之后,已经攥成个拳头,顺着那泥泞的坑道笔直 插了进去,直没到小半个玉臂。
媚长老被她这玉拳一捅,哪里吃得注,斜斜向后靠在花园墙壁上,大口呼 吸,两腿却分得更开了:「好人儿,不要……」
「说不要,两条骚腿还分得这么开??」小美俯身抬头笑道,玉臂向下一抽, 接着猛地一拳向上捣去。
「嗷!!……要死了!!!要死了啊……」媚长老一声淫呼,脖子向上一梗, 却是声音越来越轻,人软软地向后摊去,小美骚媚痴笑地用另外一手扶住她的腰 身,让她仍旧靠在墙上,右手玉臂鼓足了力气狠狠捣了十几拳。
媚长老下体水流如注,犹如山洪暴发般,将小美整条手臂都完全浸湿。
「长老师傅,都泄了七八次了吧?」小美吃吃笑着问道:「要不要来次爽快 的?」
媚长老吃力睁开双眼,勉强将翻白的眼睑重新浮出瞳仁,虚弱中却带着极度 渴求地说道:「求求你了好徒儿……让我死了算了……」
「嘻嘻……」小美浪笑道:「臭骚屄,就如你所愿!」
说罢,她右手玉臂向上狠狠插入,五指前伸,猛地从媚长老体内最深处的宫 颈处破了进去。
后者全身都紧绷了起来,一脸无法相信地仰头望天,樱桃汹张至最大,喉 咙深处发出无法形容的胡乱闷哼,却是一点都不敢乱动,显见是痛苦到极处,但 又渴望到极处!
小美欣赏着自己师傅娇嫩玉体的所有反应,浪笑着缓缓将手臂插的更深,直 到五指顶到了痉挛的子宫顶部。
媚长老已经停止了呼吸,全身赤红如煮熟虾米,低头看着小美,一脸地乞求, 却不知是求小美不要乱动,还是求她更加来个刺激的!
小美怎会不知媚长老心中所想,淫声大笑间,五个手指甲轮番在那黏糊糊的 子宫顶部轻轻划过。
每划一次,媚长老就全身肌肤剧烈震颤,却是一声都发不出来,嘴唇因为停 止呼吸导致缺氧而彻底发白,整个人都在发抖。
直到第五次最后一个手指划过之后,原本能容纳小美手臂深入的阴户,忽然 向内猛然紧缩!
小美哈哈浪笑一声,赶紧将自己玉臂抽出,却仍旧暗暗惊讶媚长老阴户伸缩 力惊人,若非其中泥泞成灾,恐怕自己手臂会活活被夹钳地动弹不得!
而就在此时,媚长老猛地长吸一口大气,整个玉兔丰隆的胸膛都吸地快要凹 陷进去了,然后过了刹那,方才呜咽一声,整个人毫无知觉地「吧嗒」一声便顺 着墙根软瘫在了地上。
而她的两腿之间,流出了一大滩晶亮透明的液体,屁眼剧烈张翕,阴道却重 新豁开到了最大,犹如刚生了一个小孩般,化成了一个黑乎乎的窟窿。
显见她的阴户已经在最剧烈的刺激下失去了所有控制,暂时无力合拢了!!!
小美掩嘴吃吃浪笑,环顾四周,几个也是走江湖的女护院都被眼前这番浪景 弄得面红耳赤,体软如绵,甚至有一个女护院傻傻呆看,一手却情不自禁地深入 裤裆,一滩水渍缓缓渗出,显见也已自摸地下体失禁。
此时正是蛮荒秦朝,行走江湖的女子并不少见,不过凡人女子,大多只是有 些卖解的江湖把式,多半是靠暗器和卖淫来糊口,所谓「脱下裤子是婊子,提上 裤子是镖客」,正是这些女护院的真实写照。
所以有女护院会看得情难自禁自摸出水,也是正常。
小美笑了一会,直到媚长老呼吸从极度急促慢慢恢复正常,方才上去揪起后 者乌黑长发,对着她通红脸颊左右开弓扇了七八个耳光。
她虽是媚长老曾经的徒弟,此时却在吸精玉女的有心提点下功力大进,达到 人阶六品,远超媚长老的人阶三品,况且玉肉院也是在她名下。
魔道以实力为尊,所以此刻她已是媚长老的上司了,先前刻意捉弄,本就是 她为了折损媚长老威严而为,三年来早就如此做了无数次,此刻为了唤醒媚长老 而狂扇耳光,也是做的熟极而流,毫无生涩之感。
媚长老被「啪啪啪啪」地抽了数个耳光后,两边脸颊已是高高肿起,方才缓 缓睁开两个大大眼睑,一双似水瞳仁散乱片刻后重新聚焦,马上勉强露出如母狗 般的讨好笑容说道:「小美,我这个贱屄你可满意?」
她当然知道小美折损自己,只是为了报复当年学艺时也被体罚毒打过的仇恨, 此时功力地位都不及这当年女徒,当然是刻意讨好,姿态放得极低。
小美秋水黑眸随意一扫,仿佛只是随手玩弄了条母狗般哼道:「还行吧……」 随即双瞳忽然露出一丝刻骨怨恨:「总不及那臭骚货来得解恨!」
「正好此时乃是清晨,也没什么客人,不如……」媚长老虚弱地从地上扶着 墙爬起,媚笑着说道。
「嗯……」小美只是略微沉吟,便兴奋点头。
这三年里,一开始的时候两女天天会去泥房观看小琪被人轮奸加毒打,还经 常会亲自下场帮忙痛揍她,反正魅惑结界是两女布下,根本不用担心其他男人会 转头攻击她们。
反而有的时候看着小琪被打地遍体鳞伤,下体撕裂地血流如注昏迷之时,两 女还会笑嘻嘻地指挥其他男人上去「奸尸」,不到小琪命悬一线绝不停止,甚至 有好几次后者确实已经死了,全靠精油才吊回一口气。
每到那时,小美和媚长老都会兴奋地和周遭男人集体交媾,将自己阴道屁眼 插地又红又肿,全身精液淋漓方才罢休。
只是时间一长,再好的事情也会腻味,所以尤其是第三年以来,两女又急着 吸精提高功力,泥房已经不是经常来了,最多三四天来光顾一次爽爽。
小琪也正是在三天前刚被两女整地死去活来,才会拿捏时机赌一次,将翠儿 引入彀中代替自己,找到三天时间来回复消耗的真元。
此刻小美自是不知小琪正等着自己,反而被媚长老一提便来了兴致,两女兴 冲冲地奔着泥房而去。
玉肉院本就不大,穿过几个走廊,已从花园绕道了大门外,望着长街上熙熙 攘攘地人流,以及泥房前排成的长队,再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淫叫之声,如此不 和谐的画面,却让两女兴致高涨。
彼此顾盼一笑,小美便当头分开等待男子,赤裸裸地扭着香臀挤了进去。
媚长老跟在后面袅袅而行,却被几个男子背影挡住了去路,当下不耐烦地想 拨开他们,心中还犹自在想:「这结界怎地今日有些怪怪的不听话?」
平时都是会自动绕开她们两女,今天却被这几个精赤男子挡住去路,有些古 怪。
「莫非是阵法时间长了,有了折损?」媚长老倒也没多想,只以为是阵法年 久失修所致。
不料她刚拨开几个男子,却发现自己正好挤在了七八个男人圈子中间动弹不 得。
微怒的她本想运些真元弹开这些男子,没想就在此刻,忽然下身阴蒂处传来 一阵酥麻,原来一个男子正在伸手,用两指轻轻捻动她的那颗露出包皮的娇嫩花 蒂。
这一下就让她险些岔气,还在奇怪这些男人怎会动手来调弄自己,就猛地一 阵性欲勃发,整个人都「嘤咛」一声娇喘了起来。
「好舒服啊……」媚长老只觉这男子的手法好像对自己肉体极为熟稔,只是 滑捻了两三下,下身小腹就酥麻火热到无法自拔,两腿都情不自禁地微微分开, 一汪清泉已经顺着大腿根流到了脚踝。
重楼花间派女子本就肉身极为敏感,练的就是能让自己快速进入高潮状态, 好取悦男子。
此刻她又毫无危机感,只是以为阵法或许少许出错,便惊喜地想要好好享受 下这种意外之喜。
毕竟对于这种烂货女子来说,能遇到个这么善解自己肉体敏感处的男子,简 直就是上天恩物。
甚至媚长老还仔细看了下那个精壮的裸男,想将他模样记下,等会虐好小琪 后,好好带回房内仔细享受一番。
不料就在此时,身边紧紧挤着的那几个男子,纷纷都转身紧贴住她。
媚长老只觉一阵窒息,鼻翼里都是浓浓的男人气息,自己丰润柔滑的玉体被 无数坚硬的肌肉包裹着,所有敏感的地方,都在被人仔细调弄。
她的耳垂,被两边男人同时含住吮吸;娇翘挺拔的双胸,被一双大手捏地一 会扁一会圆;腋下和大腿根部,都被男人的舌头来回舔弄;
而她的阴蒂已经充血勃起到最长,正被一个男人舌头来回舔弄,阴道里则被 一个比小美玉拳大一倍的男人碗口粗的拳头充实着,她的屁眼,也在同时被身后 一个男人野蛮地用阴茎撬开,混合着前面粘滑的体液,顺势就插了进去……
就算在平时,媚长老都会舒爽到失去理智,更何况先前刚刚大泄了一次身, 胴体尚在高潮余温中,仅仅一两下调弄,她已经完全酥软,大脑空白一片了。
「都是些在结界中的凡人男子而已,就算被他们轮奸,我也没什么危险。」 这种意识,忽然出现在她的脑海,让她在恍惚间,完全丧失了防备。
而就在此刻,她猛然觉得自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69
「好爽好舒服……」媚长老忍不住流下了极乐的眼泪,睁开双眼,被泪水模 糊的视野里,天地一片旋转颠倒。
仅仅两三个呼吸,她的臻首已经乌发披散地滚落在泥地上,惊骇的瞳仁里, 反射出一群精赤裸男默默地散开,一具丰满娇娆的女体,正呆立在原地,脖颈齐 根而断,一股热血正如喷泉般飚射而出,将周围染成一片血红。
一个裸男握着着把柴房的斧子,面无表情地瞪着那具无头女体,显然还在结 界的魅惑之中。
媚长老的脑袋停止了滚动,两眼全是惊恐之极,因为气管被切断,到最后她 都没来及喊出一声,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尸体缓缓仆倒,从两腿间那尚还温 热的肉洞里,流出了一股浓黄色的腥臭尿液。
「我死了???」这是她陷入黑暗前唯一无法相信的事情。
小美此时已经踏入泥房,她丝毫不担心媚长老在身后会不会有危险。
毕竟这里是她们两女设下的结界,而且濮阳城内玉肉院是重楼花间派的地盘, 也早就得到魔道和白道的认可,没有人会找天阶九品,眼看就要破碎虚空的吸精 玉女麻烦。
虽然她也觉得魅惑结界今日有点松懈,甚至有几个男子并没有及时绕开媚长 老,将她挡在了后面,可那又怎样?
这可是魅惑结界啊!结界内所有人都受两女控制的!
就算或许年久失修,有些人反应会慢点又如何,再说媚长老修炼吸精法门数 十年,小腹以下在「骚劲入骨」大法的修炼下,两腿和下体虽摸上去娇嫩无比, 却早就坚逾金铁,若非修真刀剑,寻常凡俗武器绝对难伤分毫。
更别提男人阴茎了,虽说水滴石穿,被男人肏久了,她们这些浪女在放松身 体之时,也会被搞得阴道磨损血崩,但区区泥房门口这些男人,就算失控,将媚 长老当成小琪轮奸个几十次,怕也不会让那骚屄有损分毫的。
除非有人偷袭她们的上半身。
但这可能吗?
还是那句话,这可是她们两女自己设下的魅惑结界,濮阳城内凡人识不破, 修真之人敢动手脚,立马就会心血来潮发现端倪。
所以,绝对不会有人对她们这些淫女的上半身动手,而且,就算她们上半身 如普通人般柔嫩娇弱,以至于碰到同级女修,不能魅惑的话,就只能落荒而逃, 可只要她们一动念运用真元,普通凡人的武器,也短时间内砍不动她们的胴体。
况且在她的神念中,媚长老在身后和那些男人粉股香弯地纠缠在一起,正欲 仙欲死地大流淫水呢……
「嘻嘻,那个骚屄……」小美浪笑一声,紧盯着眼前,目光中忽然露出阴狠 的神色。
她看到正前方,小琪正跪在地上,被一个男人双手按着长发飘飘的脑袋,玉 颈前后快速摇晃,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吮吸声,显然正和那男子口交。
「贱屄!!」一看到小琪露出的半边俏脸,小美就怒从心头起,一步抢上前, 奋力推开那男子,对着露出迷茫神色,樱唇洞开,嘴角还流着大量涎水的小琪, 抡圆了右臂,就要一巴掌抽下去。
忽然,她感到后背脊柱一股刺痛,整个人都僵住,完全不能动弹。
然后,一个散发着浓郁肉香的女体,从她身边悄然飘出。
「小琪,怎么可能?!!」小美发不出声音,全身真元就如消失一般,一阵 惊恐油然而生。
而且明明小琪刚刚还在眼前和人口交,怎么可能从后面出现?!
她的锁链呢?她不是功力早就消失了?!刚才那个女的是谁?
小美在向前一看,发现跪在地上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好半天,她才 想起,这是玉肉院的那个贱货门房丫鬟。
「你,你把我怎么样了?」片刻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能勉强说话了。
「没怎样,只是一根银针而已。」小琪傲然挺胸,赤身裸体骄傲地站在僵硬 的小美身前。
就算她此刻功力全废,全凭最后一口真元。、
但曾经上过大学的人,就算失忆,一样会做「1+ 1」等于几这种题目。
对于曾经登到天阶八品的小琪来说,对付人阶六品功力的人,就如让大学生 做小学题目般简单,哪怕只有一线功力,照样有许多方法可以代替。
她先是花了三年时间凝聚出可以瞬移物品的真元,然后便让翠儿替代了自己, 争取了三天时间。
在这三天里,她一边再度用翠儿吸取的精液来淬炼己身,凝固真元,另一边 则悄悄隐入了整个魅惑结界的波动之中。
这种魅惑结界,小琪从未见过,但无缘无故地,从自身那缕真元中,她感觉 到一种熟悉的味道。
她明白了,这就是蜜洞转生大法的奥秘。
既然叫转生大法,必然是能在传承中,获取前代的记忆。
显然花瓣仙在五百年前生命最后关头的编纂中,将所有的功法记忆都融合在 了那三千多字的经文之中。
看似石头上的刻字,却隐含着天地阴阳的秘法,让小琪在学习修炼中,记忆 下了那种神秘的字体韵律,潜意识中,已经刻下了一种奇特的密码烙印。
五百年前的花瓣仙,肯定见过这种魅惑功法,说不定这门功法就是她所创, 又被重楼花间派掠夺之后为手下弟子所用也不可知,所以小琪在三年前进入这泥 房的时候,就已经洞察了所有奥秘。
欠缺的只是真元,一旦真元储备完毕,她便能轻而易举地借助阵法迷惑了翠 儿心智,又鸠占鹊巢地掌控大阵,让媚长老在阵中被男子挑逗到片刻失去理智, 从而被砍下香臻,接着再施展魅惑幻觉,让小美以为媚长老还在和众男香艳车轮 中,放松警惕,再让翠儿替身自己,幻化了她的容颜,轻易骗过小美。
最后,就是一根慢慢接近的银针,一招刺破小美玉背上的脊柱某处!
那是重楼花间派的隐秘罩门,甚至都不能算罩门,因为那仅仅只是重楼花间 派心法中真元流动的源头而已!
既然是流动的源头,必然是不停改变的,唯有极为熟悉重楼花间派功法的小 琪,才能如此下手精准地截断真元,让小美陷入瘫痪!
而且是当真元流动到小美的上半身之时,方才能让小琪一招得手,刺破那和 凡人无异的上半身!
所以这是个惊险的计划。
首先,她必须赌小美和媚长老在凌辱过她之后,起码要三天后才来。
只有如此,她才能重新凝聚起足够操纵阵法的真元。
若是不到三天就来,那时她还在坐席吐纳,一旦被发现,只是活活受死而已。
其次,媚长老倒不重要,才人阶三品的吸精骚货,只会在魅惑结界中活活被 骗死。
重要的,则是小美的真元流向。
人阶六品,这个魅惑结界只能影响视觉,却无法涉及肉身防御,没有陷入心 智迷失的小美,若是稍有不慎,让她真元一旦启动,全凭残存真元支持自己,仅 有一刺之力的小琪,就算有一百根银针,也休想刺破小美上身半分肌肤。
毕竟此刻小琪还是筋脉全断,全凭真元才能正常活动。
所以,若是小美进入泥房之时,真元源头尚在下身,小琪便只能期待魅惑结 界多迷惑一段时间,有极大可能仍是束手就擒。
所幸天可怜见,小美和媚长老三天后准时前来,而且小美刚踏入泥房,小琪 心中神念已经向她报喜了!
「你,你不能杀我……」小美眼中已经惊骇欲绝,她虽然不懂小琪怎么制住 自己,但此时己为鱼肉,人为刀俎,三年来她如何对待小琪怎会不知,忽然觉得 乞求对方不杀自己似乎很愚蠢,但婊子就是婊子,她舍不得自己青春不老的肉体 和种种性爱中的美好刺激,有生以来第一次,她觉得就算给小琪天天舔脚趾,天 天舔屁眼也行,甚至吃屎喝尿都没关系。
只要小琪不杀她,不废她的功力。
不过她也知道这不大现实,面前的这个女子,可是敢和宛如天神的吸精玉女 对抗的啊!!
「你如果杀,杀我,吸精玉女会,会知道的!」一想到这里,就像找到救命 稻草般,小美结结巴巴,却声嘶力竭地喊道,但她两腿中间淅淅沥沥滴撒下来的 烘热尿水,却出卖了她内心中的恐惧。
「我当然不会杀你,我怎么舍得杀你?!」小琪忽然嫣然一笑,两手抚摸着 惨白面色的小美,忽然一用力,「咔喇」一声,小美已经颈骨折断,凄惨的臻首 九十度扭向后面,犹自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
似乎觉得小琪既然说不会杀她,为什么有拗断了她的脖子。
「放心,你还不会死,你和媚长老都不会死,」小琪温柔地靠近小美后脑勺, 轻声说道:「因为你们的身体,对我有大用!」
人死后八分钟,才会真正脑死亡,学医的小琪,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她再也不废话,手一伸,门口那被魅惑的男子便大踏步进来,一把血迹 斑斑的斧头递了上来。
小琪看着斧刃上媚长老残余的血迹,邪魅一笑,提起残余真元,奋力一砍, 小美那颗臻首也飞了起来,咕噜噜滚到了墙角。
「扑哧哧哧哧哧」一股猛烈的血泉从那半截玉颈中喷出,将小琪妖娆的娇躯 染地浑身鲜红。
「呵呵呵,仇人的血!」三年的凌辱,让小琪此刻觉得心结大解,浑身振奋, 眼中也露出阴恶的光芒。
她赤裸胴体傲立在血泊中,神念一闪,泥房外等待的男子们,已将媚长老的 臻首和尸体都拖了进来,小美的头颅也被那递斧头的男人捡了回来,微一躬身, 这些男人都依次退了出去。
小琪望着那两颗尚带着不可信表情的俏丽头颅,微微动念,如同四两拨千斤 一般,已将它们收入了子宫内那朵黑白莲花之中。
那是她真正的芥子袋,三年前被吸精玉女收走的那个,仅仅只是藏着玉花骢 而已。
王临风,草原大祭司,玉小蝶,任淫淫,还有三十六个下层玉女,都在太极 莲花中收藏着,即便是吸精玉女,都无法发现,而此刻,又多了小美和媚长老的 臻首。
然后她提着最后一口真元,摇摇晃晃地跪在两具无头艳尸前,左右两手搓指 成刀,猛力一戳,已经分别戳入了两艳尸的小腹内。
两股殷红鲜血从两艳尸小腹处「咕咚咕咚」流淌出来,小琪在两女肚子里摸 索了一会,脸上露出笑容。
轻轻一提,两手各捏着两女腹腔中的卵巢而出,她切断经脉非常巧妙,完全 没有破坏这两个卵巢的结构。
两团微微光芒闪耀,显然小美和媚长老虽已身体死亡,可残余真元却仍护着 这女人最重要的地方。
小琪毫不沮丧,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等待。
片盏茶后,那两团光芒越来越弱,先是媚长老的那颗卵巢失去光芒,没过多 久,小美的也一样黯淡无光了。
小琪静气凝神,最后所有真元都运往两手,两颗卵巢外膜化为黑烟散去,其 中两团卵子犹如鱼子酱般漂浮在空中。
她的额头微微沁出细汗,因为接下来的,就是最耗费心神,却也是最简单的 事情。
说耗费心神,就是要找出两女卵子基因中能够互补,从而形成完全符合自己 遗传特征的密码结构。
那真的是要一个一个基因核对过去,不对的要矫正修补,材料就是这两团卵 子。
但要说最简单的,也确实是如此。
因为对修炼了蜜洞转生大法,本就能自由转换基因,甚至连禽兽的基因都能 修正为自身所用的小琪来说,这就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果然,三个时辰后,两团卵子渐渐融合在一起,还有部分多余的错误部分, 则化为灰烟散去。
然后这团崭新的卵子化为一团白色烟雾,从小琪裸露的阴道内钻去,没过多 久,她的脸上如释重负。
「哼……成功了。」小琪俏笑心道:「没有什么比用仇人的肉体,来修补自 己更解恨的事情了!」
媚长老和小美两女,仅仅是为了师门倾轧或嫉妒心作祟,就让小琪这一世尝 受了太多痛苦和屈辱。
此刻砍下她们的头颅,又用两女保存至今完好无损的卵子,补充了自身的阴 精卵子,从此她又是一个阴阳协调的女人了。
「而且这两个头,我要好好让她们知道一下,什么是生不如死。」
小琪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
「但,不是现在。」
她觉得浑身一阵燥热,补充阴精的后遗症已经出现。
因为是两个女人的阴精精华,就算去掉了一些,但精华数还是超过了她自身 阴气承受量。
「只能去做段时间婊子,来散掉点太过充沛的阴元。」小琪嘴角露出一丝淫 荡微笑:「反正,我还需要大量的精液来重新补充呢,嘻嘻。」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百度快播影音先锋等电影天堂资源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影音先锋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