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当前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徒弟和师娘加载中
上一篇:办公室蓝裙美女的紫色丝袜[14p] 下一篇:没有了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按说这秋天的天气,不应该是如此的炎热,但大竹峰上却出现了这不应该出现的气候,甚至天空中都隐隐有些暗红色潜伏,像是在酝酿着什麽。
  守静堂前,田不易一脸无奈的带着一个白衣青年走了过来,本来收了一个张小凡这般资质差劲的徒弟就让他很不爽了,没想到今天道玄又给他塞了一个,真是岂有此理!拿我大竹峰当什麽了,垃圾桶麽?
  不过气归气,但是木已成舟,他也无可奈何了,把这名叫做吴澈的小子带进屋里。
  「这是掌教让我新收的弟子」田不易一脸阴郁的对迎上来的苏茹说,聪慧如苏茹者,听到他的话,便能猜想到大概发生了什麽了,便让田不易坐下,自己对吴澈温婉一笑:「你师父就这个样子,虽然脾气不好,但人不坏的」「哼」田不易冷哼一声,不置可否,为吴澈介绍起来「这是你师娘,还不快见礼!」
  「是,是」那叫做吴澈的青年很惶恐的样子,连连点头称是,却有些畏惧不前,见他此状,田不易心中更是郁闷,此等心境岂是可造之材?
  苏茹似也看出他心中窘迫,施施然理了理鬓角散落的秀发,用尽量柔和的话音安抚他:「别紧张,这是拜师不可缺少的礼数,照你师父教的做就行了」吴澈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仪态端庄,风姿绰约的美少妇对自己软语安慰,一时竟是有些痴了,良久方才回味过来,捧起苏茹娇美的脸庞,亲了下去,与她激吻起来。
  看着自己妻子与新收的徒弟在面前舌吻,田不易虽然有些不喜,但细细想来,如此作为并无不妥,毕竟这是拜见师娘必要的礼节嘛,只是看那小子笨手笨脚的样子,估计苏茹与他接吻也不会太舒服,想到此节,田不易又忍不住出言嘲讽「真是朽木难凋」
  刚说完,接吻中的苏茹与吴澈也停止了口舌交接,分开时发出啵的一丝轻声,有一条水线在二人最间黏连。
  「做的很不错哟」苏茹强忍着嘴里黏黏的不适感,对吴澈微笑着,那笑容难称惊艳,却有着令人安宁的力量,被她如此注视着,像是回到了小时在母亲陪伴下快乐的日子,哪怕是吴澈,也顿感心安。
  「呵呵」吴澈只是傻笑着并未说话,如此蠢样让田不易更是不忿了。
  「你都跟师娘见礼了,那师娘也不能小气,我身上这件肚兜,是水月师姐为我缝制的,随着我有三五年了呢,便送与你了」说着,苏茹本想就此作罢,忽然脑中一怔,想到了什麽,便开口说道。
  说完,苏茹僵硬的解开衣扣,对吴澈说道「这礼物可得你亲手取下哦,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想拿到礼物,就得自己努力」如此诱惑之下,吴澈虽然看似木讷,但哪还忍耐的住,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在苏茹鼓励的目光下,一个个解开了她衣衫上的扣子,扯下碍事的束腰,接着是中衣,彻底褪下后,苏茹上身便只剩下那一件包裹着胸前蓓蕾的绣花小肚兜了。
  苏茹仅着内衣毫无顾忌的站在新入门的弟子面前,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只是毕竟秋凉,略有些寒意,但看着吴澈盯住自己胸前火热的眼神,也不由欣慰一笑「好看吗?」
  「好……好看的很」吴澈吞咽着口水,难以掩饰的心情激荡。
  「那你可以摸摸看,看看喜不喜欢师娘送你的礼物」苏茹双手在肚兜上轻弹两下,引得胸前乳波荡漾,虽然做着如此淫荡的动作,可面上仍是一副端庄娴雅的表情,看得吴澈的心也随着荡了几荡。
  终于,他忍不住伸出了双手,在苏茹肚兜上抚摸着,隔着细薄的布料握住那对椒乳,揉捏把玩起来。
  真不愧是当年惊才绝艳的万剑一都要倾心爱慕的佳人呢,吴澈心中暗赞,手里传来美妙的触感令他十分受用「师娘送我的礼物……真的很不错呢」「呵呵,你喜欢就好,快拿去吧」苏茹大大方方的笑道。
  吴澈恋恋不舍的把双手从苏茹两只玉乳上挪开,扯下被揉的有些皱的肚兜,放到鼻尖忘情的嗅着仍残留其上的美人体香,如此蠢态,落到田不易眼里自然又是一声冷哼。
  看着自己这个八徒弟,田不易是怎麽看怎麽不顺眼,只求他尽早完事早点离开,莫要在这里碍眼,看到吴澈收下苏茹的『礼物』后仍不继续,还在那里品鉴着礼物耽误时间,顿时便有些恼了,催促道「还等什麽呢,之前让你准备为师娘奉茶,莫非忘记了?」
  「没,没忘」吴澈连忙收起肚兜,一脸惶恐的回答。
  苏茹见状不满的瞥了一眼田不易,怪他语气太冲吓到了吴澈,尽量柔和的对吴澈说「不要太麻烦,意思到了就可以」
  「嗯」吴澈点了点头,把裤子褪下,露出一根粗长的巨棒来「只是我自己取不出茶水来,还需要师娘助我」
  「哦,需要我怎麽做?」苏茹问道。
  吴澈憨厚一笑,把大肉棒挺到苏茹双乳间摩蹭一下「需要用您的茶具帮我弄出来茶水」
  说着,吴澈便忍不住要把肉棒插到苏茹双乳间,用她一对椒乳帮自己乳交,可尚未插入,却被苏茹拦了下来。
  「师娘?」吴澈不解的看着苏茹。
  苏茹眉头微皱,但立即便松开,像是什麽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知为何,她从心底便排斥那根散发着浓厚雄性气息的肉棍接近自己,但是自己分明知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感觉与理智的冲突令她刹那间有些失身,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
  「你这孩子也太急,这茶具刚取出来,还有些干,直接这样用效果太差,还须你来湿润一下才好」苏茹定了定神,聪慧如她者无需多虑便想好了说辞。
  吴澈连连点头,凑上前去,握住一只玉乳舔舐起来,流出一些唾液在上面,用灵巧的舌尖把唾液在乳肉上涂抹均匀,不一会儿便完成了右乳的湿润工作,接着对左乳也如法炮制,便达到苏茹所说的要求了。
  「这才对嘛」苏茹满意的用双乳把吴澈肉棒夹住,上下撸动起来,嘴里随口问道「是不是比直接用刚舒服一些?」
  「是,是,还是师娘您经验丰富」吴澈享受着苏茹的服务,满口赞道。
  苏茹听他夸赞自己经验丰富,依她的性子正想自谦几句,忽然脑中一怔……自己嫁与不易许多年,多以修道为先,甚少房事,用自己的双乳更是从未有过,怎麽会对这些这麽了解?
  一边茫然的想着,一边卖力用双乳搓弄吴澈的肉棒,不一会儿便让吴澈有了精意,对苏茹说「师娘,我的茶水要来了,准备喝茶吧」听到吴澈的话,苏茹也从恍然从醒觉,不再思索这想不出来的问题,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接受弟子的奉茶啊,想到这里,苏茹对吴澈微微一笑,樱唇微张,似等待着什麽。
  吴澈一手扶着苏茹脸颊,一手握住肉棒,把它塞到苏茹嘴里,捅刺起来。被这样一根巨物插在嘴里,本应感到别扭无比的苏茹却全然没有这种感觉,反而……还有种受用之感?这也令苏茹难以想透,不过随后大股大股注射到嘴里的精液打断了她的想法。
  以苏茹的小嘴想把这些精液全吞下去虽然有些困难,但这是弟子诚心诚意的奉茶,苏茹还是努力的把精液尽可能的吞了下去,就算有一些溢出,也用手指刮回到嘴里,直到完全咽下为止。
  「师娘,我的茶水如何?」吴澈笑着问道。
  「咳,咳,很好喝呢」
  田不易早已不耐,见吴澈奉茶完毕,便把宋大仁唤来,带他下去传授诸如门规教条,入门道法之事,不再管他。
  ……
  距吴澈入大竹峰,已有四五天光景,这几天虽多了一个弟子在山上,但一向低调的吴澈并未引起多大波澜,有时甚至只有在吃饭时,师兄弟们看见多添了一副碗筷,才在师娘的嗔怪下想起自己的这个小师弟。
  田不易对吴澈的感观也是如此,虽然不甚喜欢,但他表现得无足轻重,于他无碍,虽然平日里多找妻子苏茹授业,但田不易也乐得如此,不用自己亲自教这块榆木疙瘩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开心。
  这般想着,刚刚起身的田不易推开门,让阳光照进屋子里来,阴晦气息顿时一空,整个房间都清爽起来。只是,刚才好像有人从自己身边过去,进了房间?
  田不易仔细回想着,好像是吴澈抱着一本书进去了。
  妻子苏茹昨天教导弟子回来有些晚,劳累之下今天还没有起床,田不易总觉得让吴澈现在进去,面对自己只着小衣在床上休息的娇妻有些不妥,但又没想出哪里不对,思来想去,并未得到结果的田不易只得匆匆开始了自己的晨练。
  适当的活动让田不易心里舒坦了不少,晨练结束后,便打算回房小小休息一下,顺便换身得体的衣衫出门。
  刚回到房间,看见眼前诡异的一幕,令田不易顿时一惊,瞳孔缩紧,正想说些什麽,忽然不知为何又恢复了平静,这……好像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吧?田不易这样想着,坐到了一张竹椅上休憩养神。
  之前田不易看到了什麽呢?只见床上被子鼓鼓囊囊的,像是裹了什麽东西,而被子下面伸出两条玉腿,像是把一个女子的下半身露在外面,而上半身被裹在里面。而吴澈正浑身赤裸端坐床上,握住一双莲足夹住胯下那昂首挺立的巨棒上下撸动摩擦着,面上舒爽之意尽露。
  「老八,你在做什麽?」田不易调息片刻,还是忍不住好奇出言相询。
  吴澈神秘一笑「师父,弟子前些日子得到一本秘术,可助太极玄清道修行,正在尝试修炼」
  「哦?还有这等秘术,可有带在身上,让我参详一二」田不易睁开双眼,对此事大感兴趣。
  「那本弟子带来了,就放在桌上,只是需要身具大屌之人才可修行,此等人万中无一,弟子也是偶然与之相符,才能修炼此术」吴澈一脸认真的说着。
  田不易点了点头,心中倒是对这个说法并不怀疑,若是人人都能修炼此等秘术,那修道还有何难度可言。于是拿起那本书翻阅起来。
  那书本质地厚重,状似古籍,只是内里尽是令田不易莫名其妙的男男女女以诡异姿势连接在一起的图桉,颇感玄妙,其中有一式就是吴澈当前所用,女子伸出双脚,夹住男子下身肉棍。
  好像在哪见过这本书?田不易想来想去,到底是修道有成之事,记忆能力极强,不多时便想起前些年去风回峰拜会曾叔常时,见过他儿子曾书书曾抱着一本这样的书神神秘秘的翻阅。
  这自私的老家伙,得了秘籍不与大家分享,只让自己儿子练习,要不是吴澈也得到一本,真让他蒙在鼓里,田不易愤愤不平的骂着曾叔常。
  正心里想着下次如何讽刺曾叔常,田不易看见那边吴澈又有变动,似是修炼完了这一式秘术,吴澈下身肉棍喷出许多粘稠液体,尽数落在那一双纤细匀称的美腿上,紧接着把双腿反转,使之跪在床上,翘起玉臀,把肉棒在股间磨蹭几下,挤进了一处秘地,大力抽插起来。
  看见吴澈大力肏干着那被包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下半身的女子,田不易不知怎的竟想起了自己与苏茹行房之事,随即摇了摇头苦笑,上一次还是使灵儿出生那次,十多年前吧,自从修道有成,这些事都看的澹了,再者苏茹也只肯让自己以最通常的正面体位欢好,哪肯如这女子一般像母狗一样让人背后插入。
  「你可以看见你师娘哪去了?」田不易随口问道。
  「没有」吴澈一边抽插着一边回答道。
  田不易点了点头,心道可能是苏茹去指点几个弟子修行了,想起自己今天要做的事,也不再耽搁,转身出了房门,却是没有再管吴澈作为。
  没人打扰之下,吴澈动作更加快速,不多时便低吼一声,抱住身下女子娇躯,下身紧紧抵在她玉臀之上,把浓稠的液体注入到她孕育生命之地。
  「师娘,我做的如何」吴澈掀起被子,只见仍被他肉棒插在体内的女子正是苏茹。
  苏茹娇喘着,一脸高潮过后的余韵「真的像书里写的那样舒服,感觉,功力也有些进步呢」
  「嘿嘿,那我们要多加练习这秘术才是」吴澈笑的更加开心了,一直未变软的肉棒歇息了一会,居然又开始在苏茹穴内抽动起来。
  「啊……」苏茹仓促被袭,不由的娇吟出声,随即感叹道「只是这秘术太过霸道,终身只得与一人修炼,与你双修之后,日后怕难以与不易行房了」「可师父又非我这等身具大屌之人,不能修炼呢」吴澈重重抽插几下,在身下佳人娇喘声里继续淫笑起来「看来只能由我替师父满足师娘了」……
  三个月过去。
  大竹峰上,后山是整片整片的竹林。而众人的房屋建筑都在前峰,最大最重要的是主殿守静堂,田不易夫妻和女儿三人便住在其中的后堂。守静堂旁边就是众弟子起居的回廊小院,吴澈便居于此处,不过因为人数太少,屋比人多,每个人都独居一室,就连新来的吴澈也能有一个单间。单论居住条件,大竹峰却是比同门各脉更加宽裕些。
  剩下的就只有练功的太极洞和厨房及用膳厅了。这时众弟子都聚集到用膳厅里,负责膳食的老六杜必书一盘盘将饭菜端上桌来,多为素菜,少有荤腥。众弟子依次落座厅中长桌的右边,宋大仁坐在最前头,张小凡恭陪末座。
  在桌头和对面放着两张椅子,在往日那里是放着一张大椅和两张小一些的椅子,为了田不易一家人准备,在吴澈入门后,却是撤下了一张,因为苏茹与吴撤练功所需,就连吃饭也要单独在一起进行。
  大竹峰众人摆好饭菜入座,闲聊静待时,忽听宋大仁道:「师父来了」众人脸色一整,站起迎接,只见田不易板着脸走进门来,身后却未有他人。
  这等反常之事让人惊奇,众人纷纷不解,杜必书忍不住问道:「师父,小师妹呢?」
  田不易望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说道:「你小师妹今天随着你师娘他们一起吃」
  虽然这也是正常之事,只是田不易不自然的便带着一丝不忿,不知火从何起,不过见师父生气,众人也不再多言,默默入座开饭。
  ……
  而在此时的另一边,被吴澈占据的一处房间内,田灵儿正不解的看着吴澈与自己娘亲苏茹做那些让自己看不懂的动作。
  「只是把那,那种液体弄到里面就可以吗?」田灵儿莫名的感到些羞涩,小声询问道。
  看着苏茹挺着隆起的肚子,被吴澈从身后抱在怀里,大肉棒插在她下身秘洞之中不断进出,因为二人均未穿衣物,这一切在田灵儿眼里一览无余。
  苏茹在吴澈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下几乎无暇他顾,虽然自身都有些难过,但面对女儿的问题,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对田灵儿说:「嗯……那秘籍中有炼精化气之术,可可以把他射在体内的精液转化为所需之物。正常吃饭时难免摄入五谷浊气,还需运功派出方可保持自身纯净,而炼化精液就省略了这一步,方便的多」
  好像有点道理,田灵儿这样想着,却没有说话,继续看着二人动作。吴澈抽插许久,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双手握住苏茹一对玉兔,下身狠狠一顶,抵住苏茹子宫口爆射起来,只听苏茹惊呼一声,也被强大的冲击力带上了高潮,双乳乳头甚至有乳汁喷射而出。
  「这……这次怎麽射这麽多」苏茹喘息着靠在吴澈怀里,心有余悸道。
  吴澈抱着苏茹,与她一起享受高潮过后的余韵,却是笑而不语,心道这次在你女儿面前干你,当然比平时更激动射的更多了。
  歇息一会儿,吴澈双手掐一个古怪的印诀,打在苏茹小腹上,顿时苏茹阴道内所有精液尽数涌向子宫内,随即子宫口紧闭,像是被封印一般,所有精液被锁在里面不得外泄。确保了自己的精液会完全充斥在苏茹子宫内,吴澈满意的把肉棒拔出,目光投向了田灵儿。
  感觉到吴澈的目光,田灵儿本能的心中一憷,像是有什麽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师姐,既然你要和我们一起吃饭,也要遵守吃饭的规则吧」吴澈真诚的看着田灵儿「吃饭时可是不准穿衣服的哦,难不成师姐忘了?」「没……没有」田灵儿想了想,好像想起来什麽「请师弟帮我脱下衣服吧」「好」吴澈毫不手软,三两下便把田灵儿剥光,一具赤裸的少女玉体展现在眼前。
  「我也要……要那样吃吗?」田灵儿咬紧嘴唇,紧张的问。
  吴澈上下打量田灵儿,随手握住她一只白皙的小脚丫在手里把玩,忽然笑道「别急,今天是你第一次来,要先煮熟了才能吃啊」「煮熟?」田灵儿还没弄明白什麽意思,就被吴澈抱起,看着他把自己抱着向屋里一角走去,而那里放着一口巨大的锅,田灵儿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师弟,你,你不会要把我煮了吧?」
  田灵儿正惊恐莫名的时候,苏茹不知何时起身到了她旁边,笑着安慰道「傻孩子,这是练功需要,再者你太极玄清道也已经入门,等闲高温已经不用怕了」听到娘亲安慰,田灵儿感觉才好了一些,任吴澈把自己放进那口大锅里,往锅中加水,还放了许多自己不知名的调料。
  吴澈看着正在锅边安抚女儿的苏茹,忽然很想让她们在锅里母女团聚,于是……
  「师娘,我想吃汤圆,不如你也一起吧」
  「好」苏茹没有犹豫便答应了,毕竟这只是很正常的请求。
  待取来汤圆,苏茹先以清水冲洗自己阴道,再将许多汤圆置于其中,运起法决使之不会被压碎,随后也迈入锅中,与女儿田灵儿一起烹煮。
  对于修炼有成之辈,身体已可以完全保持纯净无秽,而且可耐高温,所以吴澈也可以放心的煮食这一对可口的母女。
  苏茹把仍有些惶恐的田灵儿揽在怀里安抚着,没多大会儿,田灵儿便能清楚的感受到这锅里煮的热汤并不能把她怎麽样。甚至因为被母亲久违的以这种姿势抱着,还颇有些惬意之感。
  「娘,你们每天都这样吃饭吗?」田灵儿好奇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漫到嘴边的汤汁,对苏茹问道。
  「呵呵,熬汤可是有很多学问的,想熬一锅好汤出来也并不容易,一般只有修为即将突破或秘术修炼上了一个台阶时,吴澈才会专门熬上一锅汤,今天是因为你第一次修炼此术,总要活络气血,通顺经脉才好适应」苏茹抚着女儿柔顺的长发,轻声为她解释着。自从女儿长大,修道有成之后,她们母女还真是好几年没有像这麽亲密的在一起了,所以语气显得格外温柔。
  母女二人抱在一起亲切的聊着,不像是身处汤锅之内,倒像是在泡温泉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吴澈眼看火候差不多了,便熄了火,准备开始享用美食。
  「嗯,果然很鲜美啊」吴澈舀了一勺汤汁品尝起来。这种用传说中的妹汁(此处意为妹子熬成的汤汁)配合其余种种精品调料熬制成的汤果然没让他失望,或许母女二人的妹汁溷在一起有口感加成?
  「哼」田灵儿带着些羞恼的瞪向吴澈,方才吴澈下勺之地,正是在她胸前两只玉兔之间,虽然此时田灵儿没想出哪里不对,但总觉得这并不是很好的举动。
  「煮好了吧?」苏茹依旧平静的望着吴澈,在得到他的肯定后,张开双手,让吴澈像从锅里捞食物一样的把她抱起,擦干净丢到盘子里……不对,是丢到了桌子上,紧接着田灵儿也被如法炮制。
  刚一弄好,吴澈就迫不及待的从苏茹蜜穴内取出一粒汤圆放入嘴里品尝,对田灵儿说道「师姐,你也尝尝,很好吃的汤圆呢」田灵儿不知为何,看见吴澈埋头在自己娘亲胯下狼吞虎咽,就有些莫名的来气,不过还是依他所言凑了过去,与他争食美味的汤圆。
  在二人努力下,本就不多的汤圆很快便一个不剩了,吴澈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目光投到了田灵儿身上。
  「师姐,你还没吃饱吧?」
  「没……怎……怎麽了?」田灵儿听到吴澈不怀好意的声音,忽然有些慌乱。
  吴澈伸出手捉住她一只小巧玉足,按在自己胯下巨蟒上揉动,嘴里说着「光吃这些可是远远不够的哦,要修炼那秘术,下面的小嘴也是要吃点东西的」田灵儿被他捉住脚踝,几次试图挣脱,却力气不足,只得用哀求的目光向娘亲求助。
  苏茹慈爱的看着田灵儿,却并没有帮她挣脱吴澈的魔手,反而把她纤细双腿分开,露出了下面的秘地,在她的想法中,这样是为了女儿着想。女儿年纪小不懂事,不知秘法修炼之重要,自己自然要加以引导。一番动作下来,弄得田灵儿脸色羞红,把脸埋进苏茹怀里不敢抬起。
  而吴澈笑的像一个成功抢走公主的魔王,挺着自己下身巨棒,一步一晃的走向打开了双腿的娇羞少女……
  自从田灵儿去吴澈那里修习过秘术之后,对这种省事又愉悦的进食方法,修行方式非常满意,在母亲的劝说下,住进了吴澈的小院子方便一起修习。
  而苏茹那里,在不断努力『修行』之下,也终于让肚子越来越大,最终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也让大家纷纷赞叹师父田不易的『老当益壮』,只有田不易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明明已经许久未有房事?或许是感天地之精气而受孕吧,田不易勉强为自己找了个借口,便不再追究此事之怪异。
  由于青云门七脉会武之期将近,众弟子纷纷闭关修炼以图精进,就连苏茹也带着田灵儿与吴澈一起日夜不断的习练那秘术,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在这些平静的日夜里,只有吴澈的那小院传出的一声声娇啼,让这座山峰显得并不是那么平静。
    字节数:15938
     【完】
上一篇:办公室蓝裙美女的紫色丝袜[14p] 下一篇:没有了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百度快播影音先锋等电影天堂资源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影音先锋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