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当前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乱伦强奸  »  蓝玉狂肏元妃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大将军永昌侯蓝玉遣人送虏主次子地保奴及后妃公主等至京地保奴及后妃献金印金牌赐钞二百锭命有司给第宅廪饩俾就居京师既而有言玉私元主妃事,上怒曰玉无礼如此岂大将军所为哉元主妃闻之惶惧因自尽地保奴由是有怨言。
  《明太祖实录》
  由于王弼连夜奔袭,盘踞在贝尔湖东北海岸的残元小朝廷既未抵抗,又来不及有组织地逃亡。元嗣君脱古思帖木儿仅带着太子天保奴在十几个随从保护下仓皇逃窜,他的次子地保奴和所有后妃王公全被明军俘获。经清查其中有元主的十多名后妃、公主,吴王朵儿只、代王达里麻及平章以下官属约三千人,士兵及男女共七万七千余人。并缴获元主来不及带走的宝玺、符敕金牌、金银印章数十枚,战马、骆驼、牛羊共十五万头。还有堆集如山的弯刀、弓箭、甲仗等。蓝玉从俘获的蒙古官员口中得知:平章哈刺章另率几个部族约六万人驻扎在百里之外的闪电河北岸,以与朝廷互为崎角。蓝玉立即派遣曹震、张翼等前往清剿。那里的蒙古人得知海岸边的朝廷已全军覆没,早已心无斗志,哈刺章未做抵抗即率部投降,六万人畜全部为明军俘获。
  将缴获的物品一一过目后,蓝玉有些不耐烦下令:「把俘虏的王公贵戚都带上来给本将军过目。」
  「是。」一旁的小吏连忙点点头。
  在看过一个个王公贵族后,蓝玉下令将他们带走,然后将元帝的妃嫔一个个带上来。
  妃嫔们尽管身陷囹圄,但毕竟是王室贵戚,没有上头的指令,普通士兵也不敢对她们无礼。因此,蓝玉在将她们传唤上来时,她们还穿着蒙古女子的华美衣裳。一一向战胜者行礼。
  蓝玉虽为大将军,但平日见到的,都是些汉家女子,而见到这一个个装扮新颖,年轻貌美的蒙古妃子,蓝玉不由眼前一亮,呼吸也有些急促。但蓝玉好歹是大军统帅,也见过不少世面,很快便镇定下来,按常例一一询问后,下令小吏一一登记。
  当问到第五个妃嫔时,蓝玉抬头一看,顿时微微失神。同样是蒙古女子服饰,而在她身上便有摄人心魄的美丽。精致的面庞如天然玉饰般无瑕,下方鲜红的衣衫却遮不住胸前的微微隆起,长裙之内也令人浮想联翩。她神色似乎有些不安或是恐惧,小心上前,低着头道:「贱妾,见过大将军。」蓝玉下令:「把头抬起来,给本帅看看。」
  王妃缓缓抬头,露出美丽的面庞。
  蓝玉微微怔住,直到一旁小吏小声提醒,蓝玉才回过神来,然后微微点头,询问名字后接着问下一个。
  小吏见将军的神情变化,精于世故的他自然知道将军的意思,便心中做好了打算。
  当夜,将士们庆功畅饮,而蓝玉只是安排好巡夜的军士后,便不再禁酒。于是各营的军需官都取出佳酿,全军开怀畅饮。
  蓝玉作为大军主帅,自然免不了同将士们痛饮一番,而几杯酒下肚,蓝玉望着将士们欢庆的身影,却有些索然无味。
  小吏跟随蓝玉多年,自然知道蓝玉此时心中所想,便在蓝玉同将士们饮完一轮后,独自坐在帅位上时,悄悄上前,道:「将军可是想找点乐子?」若是平日,纵是再骄纵无度,蓝玉断然也不敢侵犯元帝嫔妃,但此时,借着些许的酒劲,下午的那个妃子娇美的身影,便浮在眼前,挥之不去。
  蓝玉犹豫片刻,而小吏已清除蓝玉的心思,便借势再添一把火,道:「那小人且去安排一下?」
  蓝玉虽然此时酒劲不强,但脑海里,王妃的身影似乎越来越清晰,而胯下巨蟒也渐渐苏醒。于是,蓝玉开始按捺不住,心道:「不就是个女人么。老子立下这么大的功,皇上难不成还要拿这点小事大做文章?」于是蓝玉微微点头,小吏会意,领命而去。而蓝玉此时也无心再饮,心中想着即将成为胯下娇娘的蒙古王妃,便独自离开营帐,打算散散心。
  酒过三巡后,将士们做着回朝领赏的美梦,沉沉睡去。而谁也没注意到,黑暗中,一名小吏领着一个娇美王妃,向大将军的营帐走去。
  王妃心中有些不安,不住的在问小吏,深夜传唤,究竟是为何事。而小吏纵是不耐烦得告诉她,到了便知道了。
  不久,王妃便走到一座华美的帐篷外。王妃心中开始紧张起来,她知道这是元帝的寝宫,而现在,这个地方是谁拥有,已再明显不过,但她不敢掉头离去,只好小心地进去,而她身后的小吏,见王妃进了帐篷,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王妃紧张地进了军营,见帐内装饰华美,烛火通明,亮如白昼,而此时蓝玉,已脱下盔甲,一身便装,见王妃进帐,淡淡一笑,向王妃走去。
  王妃心中一沉,连忙拜道:「贱妾,见过蓝大将军。」蓝玉奸笑着缓缓走向王妃,道:「起来吧。」
  王妃连忙起身,而蓝玉已走到王妃身前,两人只隔了半只手臂的距离。王妃下意识退后半步,道:「不知大将军唤贱妾前来,所谓何事?」蓝玉奸笑道:「残元气数已尽,娘娘不为自己今后,考虑一二?」  说罢,蓝玉便伸出一只手,向元妃如玉的面庞抚摸而去。
  元妃惊吓一跳,虽然在进帐之前,她便已有了不祥的预感,但事情到来之际,她依然心乱害怕。
  元妃立刻后退一步,避开蓝玉侵袭过来的手掌,连忙道:「大将军请自重。」蓝玉怒道:「本将此次立下如此战功,而你不过是阶下囚徒,玩儿你也是看得起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尽管发怒,但蓝玉情绪并不激动,而是缓缓绕道元妃身后,挡住她逃出去的路线。对于待宰的羔羊,蓝玉实在没有必要真心动怒。
  元妃缓缓退后,而蓝玉也缓缓跟上去,将元妃逼到帐篷的边缘。元帝的帐篷自然不是寻常营帐所能比的,自然有加固的措施,因此元妃尽管全身依靠帐篷上,也如同倚在墙角边缘,静静地看着蓝玉一步步走来。
  「别碰我!」元妃一边推挤着蓝玉伸过来的邪恶的双手,一边紧张地呼喊着。
  蓝玉望着元妃孤立无助的模样,征服的欲念瞬间蓬发,立刻伸出手,撤掉元妃的头饰,元妃乌黑柔顺的长发顿时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元妃心中大乱,立刻全力推挤蓝玉,但她终究只是个十多岁的柔弱女子,怎么撼得动久经沙场的大将军呢?
  推了片刻,元妃终于寻得一丝机会,连忙摆脱蓝玉,刚跨出一步,却一下子被蓝玉横腰抱住。
  「啊!」元妃连忙尖叫,开始死死挣脱蓝玉,而蓝玉则顺势将元妃正面搂入怀中。
  胸口感受到元妃的一双玉乳,蓝玉才发觉元妃的双峰要比看上去还大一些。
  蓝玉顿时色欲一震,胯下长枪也挺立起来。
  「不要啊!放开我!」感受到蓝玉胯下阳物接触到自己的身子,元妃惊慌失色,开始用力挣扎。
  而蓝玉则不断亲吻元妃,元妃四处避闪,粉嫩的脖颈却免不了落入虎口。
  亲吻一阵后,蓝玉便狠狠一推,将元妃推倒在玉榻上。元妃撑着身子,缓缓向后缩去,而蓝玉则奸笑着,不慌不忙地脱掉自己的衣裤,露出如铁巨蟒。
  望着一身赤裸,充满雄性气息的蓝大将军向自己走来,元妃身子因害怕开始发抖,而此时她已退无可退,只能任由蓝玉一步步走过来。
  蓝玉一步步上前,最后一把按住元妃,身子紧紧压着她的娇躯。元妃大声哭喊,但蓝玉不以为意,一来这里毕竟是元帝寝宫,周围一大块地都没有他人的营帐,二来将士们饮酒庆功,早已昏昏睡去。最重要的是,蓝玉作为大军统帅,从来不是怕事的人,既然决定好好奸淫一番元妃,还会怕她叫喊不成?
  于是,蓝玉一手捏住元妃脸颊,张开大口亲吻元妃芳唇。元妃无力反抗,香唇落入贼口,口中还发出嗯嗯叫声,不一会儿,蓝玉捏开元妃紧闭的双齿,将舌头伸进元妃口腔,感受着元妃可爱的小舌和清香的津液。而蓝玉腾出另一只手,开始伸向元妃双峰,隔着衣服体会它的酥骨般的柔软。
  元妃左右摆动,想要挣脱蓝玉,但在这名威风禀禀的大将军面前,她只能老老实实做一只柔弱的羔羊。
  揉捏一会儿后,蓝玉一手压着元妃小臂,一手从元妃颈部伸进她的衣衫,开始触摸她的滑嫩的肌肤。
  元妃心神大乱,感受到蓝玉火热的手掌,充满力量和欲念。而蓝玉此时已遍吻元妃芳唇,脸颊和雪白的脖颈。胯下长矛也隔着衣物死死压制住元妃的身躯。
  元妃早已无力反抗,只得滑下两行清泪。
  过了片刻,蓝玉腾出双手,一把撕开元妃的鲜红衣衫,里面的亵衣便直直映在眼前。
  「啊!」元妃大声呼叫,双臂紧抱,护住双峰,却很快被蓝玉分开。而蓝玉立刻连撕带脱,褪去元妃衣衫,开始对元妃娇小的双肩连亲带啃。
  玩弄片刻,蓝玉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抓住元妃裤裙,连同亵裤在内一同脱去。
  元妃连忙紧夹双腿,双手死死抱住双峰,哭着道:「蓝大将军,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只是寻常人家女子,帝王将相的争斗,我不想陷入。大将军立下这样大功,今后还愁没有娇妻少妇投怀送抱。」
  而望着元妃此时凌乱的长发,如玉的双腿,挂着泪痕的无助姿态,蓝玉兽欲如火,哪里听得进元妃说的什么,呼吸沉沉加重,一字一句道:「本将今日,便是要好好玩儿你,让你好好领会男女交合的滋味。」说罢,蓝玉一手扯过元妃最后的亵衣,元妃一声惊叫,此时男女二人,一丝不挂,独处一室。元妃纤细的双手死死护住胸前玉乳,两腿死死夹住,守护最后的芳草高地。身子慢慢向后缩去,乌黑的长发此时已有些凌乱,一双摄魂的眼睛流露出几分恐惧与绝望。胸口因紧张显得起伏有度,赤裸的胴体如白玉般滑嫩。
  此时的元妃,如同坠入淤泥的雪莲,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元妃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喊道:「别过来!救命啊!不要。」此时的蓝玉,色欲攻心之后,怎会理会元妃的哭喊,见元妃缩到玉榻边缘,径自上前,粗暴的分开元妃双臂,一手向元妃胸前两只白兔侵袭而去,揉捏玩弄。
  手心传来的阵阵柔软让蓝玉欲念大震,开始加大力度。元妃被捏得疼出眼泪,拼命挥手想要推开眼前的恶魔,双腿也不住的乱蹬,却更加激发蓝玉的兽欲。
  玩弄一阵后,蓝玉一手抓住元妃一双皓腕,将其举过元妃头顶,站起身,让自己的如火巨蟒死死贴在元妃娇嫩的面庞上。蓝玉狠狠道:「本将能赶跑元帝,也就能查到你的亲族父母。好好用你的朱颜红唇伺候好本将的兄弟,你要是敢咬,应该能知道其中的后果。」
  元妃死死不应,将头撇到一边左右躲闪蓝玉的长枪,却免不了这根肉棒连同下方的阴囊在自己面颊上推挤摩擦。蓝玉按捺不住,用另一只手捏住元妃的小鼻子,并控制住元妃的头。元妃无力呼吸,片刻后终于忍不住张口,而蓝玉则抓住时机,连忙胯下一挺,巨蟒迅速钻进元妃的玉唇之中。元妃的小嘴瞬时被占满,却害怕蓝玉方才的威胁,不敢咬向巨蟒,但粗硬的长枪占据太多空间,却让元妃无意识得用上下牙轻触摩擦肉棒,更给蓝玉带来前所未有的酸爽。
  蓝玉狠狠抽插,巨蟒前方已直抵元妃咽喉,元妃奋力挣扎,口中发出呜呜叫喊,呼吸已经不畅,叫喊声更令人心神激荡。蓝玉见状,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反而更拼命抽送,直到最后,元妃用尽全力一推,终于摆脱了巨蟒的凌辱,随后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流着两行清泪。
  蓝玉见状,也不再多犹豫,弯下腰,抓住元妃粉玉般的双腿,狠狠一拖,将元妃生生地拖到床中间,然后用力一扯,分开元妃双腿,只见双腿高出,曲径通幽。神秘的芳草地被粗暴地显示出来。
  蓝玉已按捺不住,扑上前去,将巨蟒对准花唇中心,不顾元妃左右扭动的腰肢,狠狠地插进去,伴随着元妃的一声惨叫,在没用太多前戏的情况下,蓝玉粗暴地将阴茎插入元妃下体。
  伴随着一阵疼痛,元妃知道自己的清白,彻底毁于一旦,即使蓝玉此时收手,也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肉体与心中一阵剧痛,元妃流着眼泪,乞求道:「蓝将军,求求你住手吧,不要这样……」
  蓝玉根本不予理会,反而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元妃尽管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但以元帝的身份,她一个月又能有几天的人事呢?而且,蓝大将军的巨蟒又岂是元帝的小牙签能比拟的?元妃只感觉下体如处子破瓜之痛,不住的叫喊求饶,却一次次刺激蓝玉内心的兽欲。
  此时元妃,也无力挣扎,默认了自己被奸污的事实,躺在床上,任凭蓝玉尽情地抽插,白玉无瑕的身子被奸得上下晃动,头脑一片空白。但元妃却死死撑住,紧咬住唇,坚决不肯发出呻吟的娇喘。
  而蓝玉在抽送长枪之后,发现元妃的花径肉壁,竟然缩窄异常,肉壁摩擦紧夹巨蟒,传来阵阵酥爽之感,让人不由忘记抽插的愉悦,想要停下了尽享此刻的丝滑。
  但蓝玉终究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将整个身子压在元妃娇躯上,一边抽送巨蟒,一边将嘴含吻元妃耳垂,对着元妃耳边,道:「娘娘花径,当真狭窄异常,如处子一般,让人流连忘返,想来并不常遭采摘。不过今日,希望娘娘记住,你,是我的。」
  随后,蓝玉狠狠一顶,巨蟒直抵子宫,元妃再也忍不住,快感侵袭到全身,被蹂躏的身子也彻底软塌下去,迷人的嘴唇渐渐张开。
  「嗯,嗯…啊,啊,不要,啊…快住手,啊~ 」伴随着元妃销魂摄魄的呻吟,蓝玉一边抽送,一边将巨口堵住元妃小嘴,元妃发不了声,只得嗯嗯作响。任凭蓝玉死死抱住自己的身子,拼命揉捏,享受着一个女子诱人走进罪恶深渊的魅力。最后,全身的快意征服元妃的理智,在蓝玉一次次的抽送下,元妃终于身心投入到快感之中。
  在蓝玉百般凌辱后,元妃在一阵阵快意刺激下,一下子昏迷过去。而蓝玉不仅没有停止侵犯,反而抽插越来越快,过了片刻,在阵阵快意下,一股股浓精从蓝玉巨蟒中喷射而出,永远地留在了元妃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元妃才从昏迷中沉沉醒来,睁开一双迷人的眼睛,却见自己侧着身子,背对着蓝玉。蓝玉将手从后伸向前,揉捏抚摸元妃双乳,另一只手也不断在元妃双腿上下滑动,时不时的轻抚着她浑圆的双臀。胯下阳物还夹在元妃双臀之间,前后摩擦。
  元妃知道凌辱还没有结束,她暗恨自己为何不能永远陷入昏迷,忘记这一切的痛苦,口中却哀求道:「蓝将军,我,我不行了,你就饶了妾身吧。」蓝玉冷哼道:「一百多年前,你们蒙古人杀进中原,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你今天就是为先祖赔罪的,不玩儿你三天三夜,让你欲仙欲死。这一百多年来冤死的汉家百姓也不会答应。」
  说罢,蓝玉连忙将元妃翻身趴下,身子死死压住元妃玉体,双手从后向前紧紧揉捏双乳,胯下阳物又从后向前,狠狠地再次闯入温暖的蜜穴。元妃自治蓝玉兽欲未灭,只得忍着胸前的剧痛,任由他人玩弄。
  这次蓝玉更是不顾一切地抽送,双臂死死搂住元妃身躯,元妃不一会儿便娇喘连连,秀发凌乱,泪水早已在面庞上干痕。元妃偏过头去,哀怨地望了一眼蓝玉,而蓝玉望着元妃的神态,更加色欲大震,一口咬向元妃的脸颊,沿着耳垂,脖颈,双肩,后背一路亲吻下去,胯下的兄弟也在不断抽送。元妃不断扭动身子,用自己微弱的体力抗拒着连番的淫辱。
  在抽送数百次之后,蓝玉只觉下体一紧,不由加快了抽送的步伐。元妃见异样,知道即将发生什么,连忙求饶道:「蓝将军,不…不要,不要射进去,啊…啊。」
  而蓝玉自然不会理会,不一会儿又再次喷出自己的后代们。随后不顾快要昏迷过去的元妃,将她的身子翻过来,捏住她如花似玉的面庞,俯身亲吻下去,舌头迅速拱进元妃口腔。
  休息片刻后,蓝玉再次抽送自己的长枪,不住的在元妃口腔,下体往返,前后又喷射三次,最后才气喘吁吁地睡去。
  深夜,一轮圆月挂在云端,军营中,小河畔,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双肩裸露,发丝散乱,泪痕清晰,双腿颤颤巍巍,走到河边,借着月光和水面的倒影,望着狼狈不堪的自己,再也控制不住,开始流泪啜泣。
  过了一会儿,女子下定了决心,伸出玉足,踏入河面,一步一步,向河中心走去。
  【完】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百度快播影音先锋等电影天堂资源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影音先锋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