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当前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乱伦强奸  »  父亲的女奴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我的名字叫做丁筱柔,目前19岁,是个上高 三的少女,而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自从我有印象以来,都是父亲一手把我带大的。我的父亲叫做丁圣杰,长得不是很帅,但高高壮壮的。
  在父亲一个人的照顾之下,我也顺利地长大了,父亲身兼母职给了我双份的爱,可以说父亲对我的爱可以到宠爱的地步了,不过虽然集宠爱于一生我并没有因此而学坏,反而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学业、品行都可以说是学校的佼佼者,但在我渐渐成熟后,我却因此对父亲有着特殊的感情。
  而这份感情是不可以出现在父女之中的,我只能埋藏在心里,靠着在网路上写文章来抒发这份感情。这篇文章的名字就叫《父亲的女奴》,在这文中我将父亲变成了一个对自己女儿有强烈的占有慾望,原本温和的父亲在我的文章中却变成了一个大变态调教着自己的女儿。或许文章所形容的是我内心深处的希望,而时间一久,网路上也出现了不少支持者,甚至还开了讨论区来讨论我的文章,一直到有一天的晚上。
  「爸,你碗放着就好,我来洗。」父亲每天辛苦的上班,我自然地也尽量去分担家务。
  「小柔你真乖,爸爸要准备明天开会用的东西,你如果没事情的话就尽量不要来打扰我。」爸爸从小就叫着我的小名小柔,其实小名跟我的真实名字可以说念起来都一样。
  「别太累了,要注意身体喔!」我看爸爸每天都很忙。
  单亲家庭都是一样,早上要帮我弄到学校去,然后又要赶到公司去上班,原本上班完可以休息却是要接小孩放学,回家后还得打理家务和晚餐。
  把碗洗好后,我切了盘水果让爸爸吃,我打开门时爸爸全神贯注的没注意到我,但我却被爸爸的举动感到惊讶。
  「啊啊……啊~~」爸爸只穿着上半身的衣服,下面什么都没穿,手不断搓着那可怕的阳具。我虽然常常在网路上写文章时提到男性的阴茎,但自己却从来没有看过。
  我赶紧躲到门后把门带上,只留下一个门缝,深怕被父亲发现。明明知道不能偷看,但对于性的好奇又让我偷看了下去,我看到父亲的阴茎非常雄伟,上面还浮现一条一条的青筋。
  回想到国中有上过健康教育课,知道男女性爱的方式就是把男性的阴茎插入女性的阴道内,我看了看父亲的阴茎,我很怀疑那么巨大的东西怎么可能放进我的小穴里?我也有自己自慰过不少次,但顶多只是用一只手指伸进去就觉得很紧了,我竟然有种期待父亲将他阴茎塞入我下体的想法。
  我仔细地看着父亲面前电脑萤幕的画面,上面竟然是我所写的文章,我不敢相信父亲竟然用我所幻想的文章来自慰,说不定父亲现在满脑子都是我的身影。
  我突然一阵兴奋,赶快回到房里打开了电脑开始撰写着我的幻想,而我进入到我的讨论区看到了有很多人回应着我,突然发现其中有一篇X先生回应让我特别注意。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我也好想像文中般调教她。」X先生写着。
  「那就去调教她啊!加油喔!」我回覆着他。
  一个想法从我脑中闪过,如果可以用这篇文章好好引导父亲的话,说不定父亲会因为受不了而来袭击我。我开始慢慢地在文中加上女儿很愿意配合父亲的剧情,希望父亲能够感受到如果做了跟文中一样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惩罚。
  久而久之父亲对我的感觉渐渐改变了,开始常常抱我、亲我,虽然说这对父亲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也太过频繁了点。随着一天天的过去,原本从亲吻脸颊到耳朵,再从耳朵一直到脖子,慢慢地超越了父女禁忌的那条线。
  每天在我洗澡时,我都会期待着父亲会不会进来袭击我?而终于这一天也到来了。我像平常一样把洗澡水放好,衣服脱下来后,我发现洗发精没有了,我大声的喊着父亲,而父亲也帮我拿了洗发精,就在那一瞬间父亲的眼睛看到了我的身体,压抑了数十年的慾望一口气爆发了出来。
  「爸,等等!」我惊呼着。
  父亲直接把我推到浴缸里,「哗啦」一声我跌进了浴缸中,爸爸这时也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我原本以为父亲会很温柔地对待我,但幻想跟现实的差别非常巨大,我轻忽了男性激素将理智吞没后,女人在他的眼中就只是个泄慾的工具而已。
  「不要……」跟预期不同的反差,让我反抗着父亲的兽性。
  但一切都跟小说中一样,父亲用着巨大的力气取得了主控权,女儿完全无力反抗,只能接受这一切。父亲开始舔弄我的胸部,乳头初次被舌头触碰着,让我不禁一阵颤抖,接着父亲的嘴也跟着吸了上来,用牙齿咬住了奶头。
  「好痛……不可以……」我感到我的乳头渐渐地硬了起来,父亲的玩弄使我感到非常疼痛。
  我虽然不断地想推开父亲,但父亲巨大的身躯压着我,让我根本无处可逃。
  父亲一手用力捏着我的胸部揉来揉去,而大腿传来硬物顶住的感觉,我眼睛往下一看,正是父亲那雄伟的阴茎!
  「求求你放开我啦……」我哭了出来以前只要我一哭,父亲一定会凡事都让着我,但现在我的哭泣只是让他增加侵犯我的快感。原本希望父亲侵犯我,但当父亲真的如我希望时,我却是无法承受。
  「你忍忍,等等就会舒服了。」父亲对我说着。
  父亲拉开了我的双腿,因为在水里,所以也不需要任何湿润,爸爸用巨大的龟头顶着我的细得像个小缝的小穴,未经开发的粉红色阴唇正是处女的证明。我马上了解了爸爸的想法,我摇动着我的下半身不让父亲轻易地把我的处女夺走,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父亲很快地就看准了我的小穴,用力地把龟头挤了进去。
  「不要啊!」我大声哭喊着。
  我感到我的下体渐渐被分开,原本紧合的肉壁被龟头穿出了一个缝,再来下体传来一阵剧痛,我的处女终于被父亲给夺走了。
  「好痛!不可以……」心里五味杂陈的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被父亲夺走处女而开心或是感到难过,但确定的是疼痛令我开始恐惧眼前的这男人。
  再怎么说父亲也是过来人,插入之后不马上开始动,而是静下来让我的小穴开始习惯阴茎在里面的感觉。而里面的肉壁也自然地又合拢了回去,紧紧地吸住阴茎,我两个眼睛都哭红了,眼泪不停地流着。
  只见水中浮出了几道血丝,然后又化了开来。父亲虽然不马上干我,但上半身也没闲着,父亲强吻了我,我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原本以为会是美好的第一次却是如此可怕。
  「呜……」我感到难以呼吸。
  接着父亲的舌头想伸进来,我紧闭着牙齿,深怕一放松就被父亲突破。但这一切早就在父亲的预料之中,父亲轻轻的把腰更往里面推进,龟头紧紧地被我从未触碰过任何东西的花心给紧紧吸住。
  「啊!」花心初次被触碰到的感觉,使我叫了出来。
  这时父亲也抓准时机把舌头伸了进来,我不断地想用我的舌头把它推出去,但反而被父亲缠绕住,两个人的舌头不停交互缠绕着。突然我开始有种奇怪的感觉,慢慢地我的阴道习惯了父亲阴茎,开始分泌出准备初次性交的润滑液,虽然我心理还没有准备,但我的身体却已经准备好了要被父亲侵犯。
  而阴茎泡在我的淫水之下,父亲也知道我已经作好了准备,身体开始动了起来,原本消失的疼痛也开始在父亲粗鲁的动作之下又痛了起来。
  「爸,不要动……好痛……好痛……」我两手用力捶着父亲的背。
  随着每一次的抽插,处女血又一次次的被带了出来,性器官的交合处附近的水被染成红色的。父亲每一次抽插都很大力,只留下龟头在我的身体里,然后再用力地用龟头去亲吻着我的花心,我的花心每次都紧紧地吸着父亲的龟头,父亲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也就更用力地往我体内深入。
  我感到我整个人都快要裂成两半了,原本反抗的双手因为疼痛只能紧紧地抓住父亲的背,而我的胸部一次次地被父亲的胸膛挤压着。慢慢地我却开始爱上了这感觉,虽然下体感到强烈的痛楚,但心里慢慢地平复,想着以后父亲就只会爱我一个人,我不禁高兴了起来。
  突然父亲原本压在我身上干着,现在却把我拉上去自己躺了下来,变成我骑在父亲身体上。我一丝不挂地全部都暴露在父亲的眼前,我害羞的遮住自己的胸部,父亲也开始往上顶着。因为是在水中交合,所以一切的动作都会变慢,却也因为这样让我感觉到父亲的大阴茎慢慢穿过了我的身体,到达我最羞耻的内心。
  「不要看……」我害羞的叫着。
  「小柔真漂亮,让爸爸看个够吧?」爸爸把我的手给拨了开来,乳房随着父亲的动作晃啊晃的。
  开始习惯父亲的抽插后,身体开始涌出快感,一阵阵的舒爽感不断地向我袭来,与疼痛结合在一起,让我想反抗但却又舍不得离开。我被父亲插得无力地往父亲身上趴,这时一双手贴到我的胸部上撑住我,并且开始揉着我的胸部,我的两颗奶子都被捏到变形了。
  父亲开始加快了抽插速度,我不断地感觉到我的花心快速重覆吸住父亲的马眼亲吻着,而拔开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刺激让我毫无招架之力。
  「好奇怪,好痛但又好舒服……想停又不能停下来啊~~我快疯掉了……」我疯狂地淫叫着。
  「啊……好舒服……再来,再来……啊……好痛!轻点……再用力点……」我不停地在疼痛和快感之间徘回着。
  父亲也被我那初尝肉棒的小穴弄得爽翻天,肉壁里每个皱摺都是如此完美,多一个或少一个都是不行的。父亲感到我的小穴就像个精液吸引器一样,不停地想把父亲睾丸内的精子吸走。
  而在乱伦的心理刺激下,再厉害的男人也会撑不住的,「小柔,我要射了!
  要射了……啊~~」父亲大喊着。
  「不行在里面,会有小孩的,不要啊!」我意识到我有可能会怀上父亲的小孩,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龟头紧紧被花心给吸住,精液一滴也不少的直接射入我子宫深处。
  我虽然知道今天不是危险期,但却也不是安全期,也就是说都有可能。第一次的受精非常持久,从第一发到现在完全没有停止的迹像,每一发都是那么的强而有力,我彷佛能感受到我的子宫被强力的水柱喷射着。
  「呜……」不知为何,我虽然心里头有点高兴,但还是为了我的处女丧失而流下了眼泪。
  而父亲则是摸摸我的头想安慰我,但却说不出话来。渐渐地我终于感到父亲的射精慢慢地停止,父亲将阴茎给拔出来,瞬间子宫内的精液倒流了出来,流经阴道时,和我的淫水与处女血结合在一起,全部流到了浴缸的水上。
  父亲把我抱出了浴缸,把水放掉之后清洗了一下,之后父亲竟然直接把我抱到客厅,继续想奸淫我。而这时候的我早已没有任何力气了,唯一能做的只能将所有的快感和痛苦由嘴里解放出来。
  奸淫不断持续着,父亲在家里每个角落都干了我数次,客厅、玄关、厨房、客房、父亲的房间、我的房间、储藏室……每个地方都曾经留有我痛哭的叫声。
  我这时才意识到,这些剧情不都是我在文章中写的吗?父亲只是照着我的幻想、我的希望做着而已。
  从我回家吃饱饭去洗澡也不过才六点半而已,而现在我听到客厅里的钟声响起半夜两点的声音,这时我还在阳台上一只脚被父亲扛在肩膀上用力地操着。而一个处女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如此疯狂的奸淫,我的小穴早已麻痹,原本传来的快感也早已消失,有的只有过度性爱的痛楚而已。
  父亲则是早就干到疯狂了,丝毫不里会我到底怎么样了。我看到我的下体不时地被父亲带出一点血,早已分不清究竟是处女血还是阴道被操破。
  经过了多次的射精,父亲丝毫没有受影响,肉棒还是如此坚挺,唯一不同的只是习惯了我的肉穴之后,射精的间隔渐渐地增加,从原本的十五分钟就射精,到现在已经操了超过四十分钟了。
  我只感到父亲的肉棒在我体内越来越大,但实际上父亲的肉棒并没有变大,而是因为我的阴道被持续的抽插之下早已呈现鲜红色了,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肉壁上布满了血丝,而肉壁也因为这样整个红肿了起来,更加紧密地包住父亲巨大的肉棒。
  「呼……呼……呼……」我被操得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嘴巴大口的喘气着。
  只见父亲再度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原本就已经无法承受摧残的阴道传来更大的痛楚,之后父亲大喊了一声:「射了!」精液再度喷发到我的子宫里。而我的体内早就都是父亲的精子了,如果说在这三天内我只要一排卵出来,一定瞬间就被精子给淹没而怀孕。
  父亲把早已无力的我抱回房间丢到床上,然后又趴到我身上继续干我,就像要把这数十年来没做到的性爱一次发泄到我身上一样。身体疲惫不堪的我两眼失神地望着天花板,再来感到眼睛渐渐模糊,我就这样被干到失去意识,而父亲还不停地抽插着。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中午了,强烈的阳光让我慢慢地回神,父亲早已不见踪影,床单上都是淫水和精液的污渍。而到现在我的小穴还会流出精液,小穴里传来剧烈的疼痛,里面应该满是过度性交的伤痕,而精液流过伤痕时就像是有几亿只精虫钻着我的伤口一般。我又感到屁股感觉很不舒服,想必昨天父亲在我失神之后应该也在肛门里射了不少发。
  我勉强地爬下床,两腿几乎没力气撑住我的重量,我身体贴着墙壁慢慢地走进了浴室,开始清理昨天激情的残留物。我走到镜子前稍微拨开了我的阴唇,看到我的阴道里有数个被磨破皮的伤口,而看不到的地方也不知又有多少伤,子宫里不断地排出精液。终于我崩溃的哭了起来,我原本以为美好的第一次竟然是如此不堪。
  经过许久我的心情才慢慢平复,我把身体洗了一遍,也慢慢地回复了体力。
  我走到房间拿药擦了擦小穴的伤口,之后想到没去学校不知道会怎样?
  当我走到客厅时看到了父亲留下了纸条:「我帮你请了假,你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中餐我弄好放在冰箱了,拿出来微波一下就可以吃。」昨日如此疯狂的父亲,现在又是如此的体贴,而我原本怨恨的心理也原谅了父亲,毕竟这一切不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吗?
  我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再度开启了文件开始撰写着新的故事。
  到了晚上父亲回来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这点父亲也是一样,昨日对自己的女儿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平常父亲一回家就会来看看我,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来跟我说话,但女儿的身体又是如此诱人,让他想完全地成为女儿生命中唯一的一个男人。
  「小柔,出来吃晚饭了。」终于父亲打破了沉默。
  我带着点恐惧走出了房门,坐到餐桌上默默地吃着晚饭,而我发现客厅桌上放着一个大盒子,外盒上面印着一个AV女优全身被保险套给覆盖着,我马上就知道那一整盒里每个保险套都代表着父亲准备侵犯我的次数,想到这里我不禁脊椎凉了起来。
  「身体没事吧?」父亲还是关心的问着。
  「还……还好。」
  之后客厅气氛再度沉默了下来,吃完后我就赶快再回到房间里。直到大约九点多,父亲敲了敲我的门,我原以为父亲是来跟我道歉的,没想到我打开门却看到父亲手里拿着一个保险套。
  我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也就坐到床上静待父亲的玩弄。但今天父亲却不像昨天如此强硬,而是温柔地走到我身旁,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身体,我心想反正昨天都已经被破身了,就算心理建设还没好也无所谓了。父亲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下来,我也很配合地让父亲顺利地脱着。
  直到脱下我的内裤之后,父亲往我的小穴看了一下,「痛吗?」他问着。
  「嗯。」
  「我这次会温柔一点的。」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伤痕而放弃干我,只是这次的性交应该会比昨天的好很多。
  父亲掏出了昨天令我哭泣多次的大肉棒,然后急着把保险套打开套了上去,父亲的龟头很大而阴茎又粗又长,保险套只能大约套到三分之二就没了。父亲舔了舔我的阴道,当舌头触碰到伤口时,我虽然痛得抖了一下,却又感到父亲那温暖的舌头像是在帮我的伤口治疗一样的舔着。
  慢慢地疼痛消失,带来的是昨天一开始所感受到的奇怪感觉,我也就配合着父亲的动作让阴茎慢慢地进入我体内。而原本稍稍癒合的伤口又被巨大的肉棒给撑了开来,但现在一切的疼痛都没关系了,因为有父亲温柔的对待,就算要再度把我操到失神我也愿意。
  过了没多久父亲射了出来,我看到父亲拔出了阴茎,把里面满是精液的保险套抽了下来,在后面打了个结以免精液流了出来。然后父亲拍了拍我:「先好好休息一下。」两个小时后父亲进到我的房间,拿了件乾净的床单帮我换,不然整个房间都是淫秽的味道。
  接下来的每一天,父亲都会拿着保险套到我房里做爱,而我也渐渐习惯了父亲的侵犯,开始学会享受性爱所带来的欢乐。我也开始灵思泉涌的写作着,每天父亲都按照着昨晚我所写的方式干着我。而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的文章也越来越疯狂,一直到现在父亲每晚至少用掉一小盒的保险套干我,而里面总共有四个保险套,如果是假日的话,甚至有用掉三小盒的纪录。
  到后来父亲感到保险套使用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就变成射完一次后不马上换掉,而是在我身体里等到再度硬起来后继续干着我,视精液的多寡而定看是要使用两次或是三次,这样一天我至少就被父亲干了八次到十次左右。
  常常因为父亲非常急着插入我体内,连衣服和内裤都没有脱下来,我想可能是看完了我的文章忍不住了,每次都把我的内裤弄得很脏,最后常常搞到没有内裤穿去学校。结果我还曾经穿着父亲的子弹内裤去上学,而内裤的前端还有父亲阴茎所残留下来的陈年污渍,害我整天在学校阴道都不自觉地流出淫汁,所以现在只要一回到家,我就直接把内裤给脱掉,随时准备好给父亲使用我的阴道。
  而家中的垃圾桶里满是父亲丢掉的保险套,有次父亲还在上班没回到家,我闻到了垃圾桶里发出浓厚的精液味,我看了看里面至少有上百个保险套,每个里面都装有20㏄以上的精液,有些放了很久,颜色都变黄了。
  我突然有股冲动,就把父亲用过的保险套拿了起来,在最前端咬开个小洞,把里面的精液吸出来。我疯狂地翻着垃圾桶,把保险套一个一个的拿出来咬破、吃掉里面的精液,甚至一个月以前的精液早已发出恶臭,但在我眼中却是最甜美的食物。我就这样把里面所有的精液都吃掉,我的肚子里至少装了2公升以上的精液。
  但爸爸回家后不久,我的肚子却开始痛了起来,爸爸感紧送我到医院,医生说应该是吃了不乾净的东西引起的,叫我住院一天观察,没事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还问着我吃了什么,我只好编了个谎,总不能说吃了一堆过期的精液吧?后来爸爸知道后还骂了我一顿。
  之后每次做完我都把父亲的保险套拿起来直接喝下去,不然就是拿去装在一个盒子内放进冰箱里保存,等想到的时候才拿出来吃,不过每次被爸爸看到就被拿去丢掉就是了。有时候我还会主动到父亲房间帮他口交,然后顺便被父亲操个一两次,我已经爱上了精液的味道离不开了。
  有天我觉得可以开始开发我的菊穴了,于是马上写了一堆剧情PO到了网路上。隔天早上我看到父亲买早餐回来时顺便买了两盒灌肠液,结果我整天在学校都想像着父亲开始对我的肛门灌肠的感觉。
  回到家后我迫不及待地进到浴室,脱光了衣服开始冲凉,父亲也在这时回到了家,直接走进了浴室,也把衣服都脱掉跟我一起洗了起来。洗好后我很自动地把屁股对着父亲趴了下来,父亲拿出了灌肠液塞入了我的肛门,我感觉到冰凉的液体钻进了我的体内,接着一股强大的便意油然而生。
  但这一切也才开始而已,看着父亲再度拿起一包灌浣肠液把液体挤入我的肛门里,接着拿去丢掉,再拿起一包……这动作反覆了数十次,到最后我的肠子里至少有着上百㏄的浣肠液刺激着我的肠子。
  这时父亲也握着阴茎对准我的小穴插了进去,我的下体用力地收紧深怕把灌肠液拉了出来,利用这一点,父亲开始操着同时紧缩的阴道。
  「好痛苦!好想拉出来,先让我去厕所……」我乞求着父亲。
  父亲不理会我,持续操着我的小穴。经过多次性交,双方都了解了对方的敏感处,爸爸开始往我的G点顶着,接着伸出了一只手指塞进我的肛门内,另一只手则是捏着我的阴蒂搓着。
  「不行……这样太激烈了……」我惊恐的喊着,没想到父亲早已把我的身体摸得一清二楚。
  父亲每次的抽插都让我感到强烈的快感伴随着便意向我袭来,父亲巨大的肉棒每次插入都压迫到我的直肠,我简直可以直接感受到排泄物在我直肠里被搅动着。
  「好……好爽……好奇怪的快感啊……再来,再来,操死我……」我叫父亲更激烈地干我。
  大约干了二十分钟,我也这样忍了二十分钟的便意,额头上已冒出一颗颗汗珠,而父亲也终于射了出来。
  「快!我要忍不住了,让我去上厕所……」我想挣脱父亲的身体,但父亲却一把抓住了我,把前端都是精液的保险套伴随着巨大的龟头塞入了我的菊穴。
  「不可以!」我大叫着。
  「再来一发就让你舒服。」每次做爱父亲都不太爱说话,顶多就一两句用来安抚我。
  父亲大力地顶进了我的屁股,我感觉原本在直肠里的大便全都被父亲的大龟头推回了大肠,而随着父亲次次的抽插,大便也就在直肠和大肠之间不断徘徊。
  我两手被父亲给抓了起来,用来撑住我的上半身,并且把一切的受力点都集中到肛门里。
  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保险套上有点黄色的污渍,那自然就是我的排泄物。父亲放开了我的双手趴在我背上,用舌头舔着我背部流出的汗,我死命地用手撑住地板,以免被父亲的重量给压垮。
  「不行了,我……我要高潮了!」强烈的快感对着我袭来,「啊!啊!啊!
  出来了~~」我大声的喊着。
  温热的淫水开始从我的阴道中喷发到父亲的阴囊上,我也无力再支撑了,两手一软,整个人趴了下去,只留下屁股抬得高高的让父亲用力地干着我的屁眼。
  插了大约上千下之后,肛门的紧实感让父亲慢慢忍不住了,他抓着我的屁股大力地操着,我感到我的屁眼非常燥热,应该是被父亲的阳具摩擦到烫了起来。
  终于父亲也射了出来,我无力地趴在地板上,如果没有父亲的大肉棒堵着,大便一定直接拉了出来。
  父亲休息了一下,把我扶了起来,当然这时肉棒还插在我的体内。走到了马桶边,在父亲拔出来的那一瞬间我马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忍了如此久的时间,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排泄了,这根本就是比拟高潮的爽快感,我也再度泄了出来。
  「我又……又高潮了……」
  而这一切都只是开端而已,父亲几乎是照着我的指示调教着我,到了后来我开始不满足在家里被父亲干,我开始写着在野外性交的剧情。而毕竟家里是住在闹区,不太可能找到荒郊野外来做,于是当天父亲载着我去到一个蛮有名的郊区高处。
  这地方是个停车场,下面就是城市美丽的夜景,而旁边停着不少汽车,里面都是一对对的情侣在搞车震。一般来说大多数的人都是把车开到暗暗的位置才做爱,但父亲故意开到路灯旁的位置,从外面几乎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一切。
  甚至父亲还拉下车窗,把我脱光后把上半身推出车窗外,然后在车子里干着我下半身。而这边既然是有名的车震地点,当然会吸引不少人前来偷看,我彷佛看到旁边的树丛里不断地有闪光发出,看来是有人拍下我的身体留作纪念。
  到后来树丛里的人慢慢大胆地走了出来,直接在我眼前掏出阴茎自慰着,而父亲则拿出毛巾遮住我的眼睛,把我带下了车子,直接供偷窥者拍照留念,而且还要他们留一份照片给他。
  后来我就常常在各地被父亲操着,父亲对我的占有慾非常强烈,所以不准旁观者有任何身体接触,但还是会让旁观者看着我的身体自慰,当然也提供合照。
  我看到父亲还架设了网站,记录着每个去过的地方,照片中我的眼睛被遮起来,然后把照片放到网路上,与热衷于此道者分享着暴露和打野炮的心得。到现在我已经跟数百个人一起合照过了,而我竟然直接在我的文章里加入了连结,说是我偶然发现的网站,让更多读者也看看我的身体,两边的内容还有些相似性,结果两边的点阅率每天都破万人以上。
  我开始沉浸在被调教的快乐里,但这一切真的是我要的吗?我突然感觉我和父亲已经回不到以前那对温馨的父女,父亲虽然平常还是体贴的对着我,却少了以前那种亲切的感觉。
  直到有天我心情矛盾地写着文章时,突然发现父亲竟然就站在我后面!之后一切就又不一样了,免不了的我再度被父亲侵犯了好久好久,直到凌晨四点才结束。
  「这一切都是你的设计吗?」父亲问着。
  「有些是,有些不是。」我跟父亲说着所有事情的真相,只是后来情况却失控了。
  「其实我一直很挣扎,我一直这样对你我也感到难过,但你一直没跟我说你真正的感受,我还以为你喜欢这样。」看来父亲后来对我的文章深信不疑,以为女人都是被干一干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再来一切终于又回到以前一样,我们变回那对互相关爱的父女,但不同的是我还是保持着跟父亲的性关系。每天我都会跟父亲做很多次,然后我就坐在父亲身上,父亲的阴茎还插在我的身里面写作着。而最大的改变就是我从幻想变成了写着真实的故事,每天我都记录着我跟父亲那神仙般的生活。
  到后来有个A先生留下了留言问着,这故事已经写了好久好久了,不知道会不会有结局?我这时才想到故事终要有个结局,那我和爸爸的结局又是什么呢?
  我开始思考着故事和真实的结局如何收尾。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我终于写出了这故事的结局了。
  父亲在女儿体内留下了精液之后,抱着女儿在床上幸福的睡着了,而我的文章中从来没有一次父亲是跟女儿一起睡的,这也就代表文中父亲已经把女儿当作一辈子一起生活的女人了。
  「呼~~终于结束了!」我感叹的说着。
  这时有个人走进我的房间里用英文说着:「准备好了吗?」「YES!」我回眸一笑说着。
  再来我走进了礼堂,走过了大红毯站到父亲身边,前面一位神父问我是否愿意当我面前这个男人的妻子,我看了看父亲,点了点头,「我愿意!」我幸福的说着。
  接着神父也问父亲,「我也愿意!」父亲也幸福的说着。
  然后神父宣布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我眼前这男人的妻子,父亲抱起我坐上礼车开到了我们的新家。
  而这一切都是父亲所安排的,很久以前公司就很希望父亲能够到国外总公司工作,但都被父亲用小孩还小的理由推掉了,而现在我长大了,父亲跟别人说女儿嫁人了,接着到了国外重新给我了一个新身份,我也就顺利地嫁给了父亲。
  到了晚上我换下了婚纱,毕竟在不久前的婚礼宴客时就穿着婚纱跟父亲做了好几次了,后来每换一套礼服就被父亲干一次,而我总共换了五套礼服,再加上婚纱在婚礼的时候我总共被操了六次,而这六次当然是没戴套子的。
  挂在一旁的婚纱上面都有不少精液残留着,不知道婚纱业者会不会叫我们赔清洁费?我穿着舒适的睡袍在梳妆台上整理着,而父亲则是在床上看着书。
  「为什么你要把小说结束呢?」父亲突然问起来。
  「其实我很早就想结束了,因为到中间早就跟父亲的女奴完全没关系了,你不是都没在调教我了吗?」「不过还是做着同样的事情啊!」父亲说着。
  「才不一样哩!一开始我是被你调教,后来我是主动地跟你一起玩,那哪里算啊?」「原来是这样。那你可以改个名字叫《父亲与女儿》啊!」父亲说着。
  「我现在才不是你的女儿呢!」我假装生气着。
  「喔!对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老婆了。那叫《夫妻生活》如何啊?」我对父亲笑了笑,站了起来转过身去面向父亲:「但我现在早就没有以前的文笔了,所以你得给我不少灵感喔!」说完我拉开睡袍,露出我美丽的身躯,爬上了我和父亲的床上,接着房间里响起了我和父亲最熟悉的叫声……而隔天晚上我的讨论区人数大暴增,因为我的新作《夫妻生活》第一章「新婚之夜」在网路上发表了,里面直接用了我和父亲的真实姓名,另外在最下面也有个连结,这是连结到父亲的网站上,上面除了之前的调教日记之外,还更新了不少的结婚照,还有晚上激情的照片,以后还会记录着我和父亲的生活日志,当然父亲还是把照片上我的眼睛遮起来。
  【完】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百度快播影音先锋等电影天堂资源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影音先锋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